只是个萝北

_(:_」∠)_头像是檀老师的张灵玉。

指绘
金角,杨戬性转还有一些火柴人。

儿童画私心占一下林和陆的tag,其他人就不打了。p3是弟弟妹妹组全员

没什么卵用也估计没人看的碎碎念

我是真的拒绝安迷修相关除了安艾 安雷安以外的任何cp,是雷点。吃不下。
现在也不喜欢吃卡米尔相关除了海盗团内销以外的任何cp。
划重点安卡,卡艾是天雷。
太子x卡米尔可以接受。
艾比小姑娘狂爱雷艾和安艾两对。不接受任何形式3p。

【雷帕】一份小甜饼

#想写一写比较甜的小片段
#很短的现代paro


窗外雨滴接连打在地面,发出连贯不禁让人心升烦躁的声音,灯泡的光线细微的闪烁着,似乎在抗议着使用者长期不给予它休假,室内仅仅能听到空调嗡嗡的运作声和一些人胡闹嚷叫的声音混杂一起,只有细心倾听才能听到似乎还有时不时倒吸气的“嘶”声。

帕洛斯站定在洗手池前,洗手池上放着一管膏状的药品,盖子被随意丢至一旁,似乎像是比起盖上它拥有更加紧急的事情。镜中印照着帕洛斯的脸在强光线下皮肤显得些许白皙,镜中的眼睛稍稍眯起,眼珠瞥向一侧,似乎在关注着脑侧正在忙碌的双手。

前些日子,出于有趣,帕洛斯打了耳洞,遵从着打耳洞的店家的嘱咐,今天需要首次拿下耳钉上药;以往都是用棉签挤入缝隙擦药的经验,放在现在并不适用。银质的钉针在耳垂上胡乱刺过,即使只是微小的疼痛,却也足以泛起心中的急躁。

这玩意,怎么还进不去。急躁的情绪在帕洛斯内心扩散着,但或许是面具带的过于长久除了手中耳钉的胡乱戳动,几乎在外表上看不出他的烦躁,而戳耳钉不易察觉的动作,也几乎不会让人注意到。

门外佩利的大声嚷叫更是让帕洛斯耐心逐渐流逝,帕洛斯身体不断向前倾斜,似乎与镜子贴近,才更能看清耳洞的位置,但却因为双手的动作,几乎被挡住,只能凭借感觉。

帕洛斯全神贯注在耳钉之上,几乎没注意到自己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雷狮的手覆盖上帕洛斯的肩膀,帕洛斯因此被吓到肩膀下意识一抖,手中力度一下失衡,稍尖利的钉针似乎刺入肉中,红色的血液缓慢的从而流逝而出,慢慢凝成一小颗血珠。

“唔、雷狮老大,您出现了也要说一下啊。”自知自己不能与上司胡乱发脾气,帕洛斯透过镜子向雷狮给予一个笑容。“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是想提早离团吗?”雷狮的语气像是雨天中的闷雷,有些低沉的嗓音却令人胆战心惊,紫色的眼眸一扫,似乎便已经知道这边离场许久的帕洛斯在做些什么。

“手,放下来。”简单的四个字似乎像是拥有魔力的咒语,几乎是下意识,帕洛斯听话的听从了对方语言。雷狮从一侧拿起被胡乱放置的药膏和棉签,棉签上涂好药品,将刚刚渗出血液的地方轻轻擦拭。结束后,从帕洛斯手中夺走银色的小玩意,食指和拇指轻轻捏拿,凝聚目光注意到耳钉上沾满淡色药膏,便也估计出来上药的方式。

雷狮垂下头,将视线落在帕洛斯的耳垂,左手轻垫在对方耳垂之后,两人之间距离逐渐的拉进,雷狮每呼吸一下,温热气体都会扫在帕洛斯的皮肤上,雷狮却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右手捏着耳钉对准耳洞,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刺入。

“转过来,另一边。”

本来是码出来自己画的,结果碍于水平半个人都画不出来...这个时候才想到拥有一个绑定画手是多么美好豹哭。文字根本表达不出我想要表现出的东西。
有没有画手爸爸可以抱走它,把它画出来...可以修改的,码出来的是我原本想要作画的思路
我哭爆
顺便有没有爸爸想绑定...我给您提供梗啊。希望是个主帕洛斯相关的爸爸,我主雷帕...
内容:
1.“小军师,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帕洛斯笑眯眯的半身图) 

2.“嗯”(卡米尔处理文件看都不看帕洛斯)

 3.“你总是穿这么多——不热吗,还是说有什么意义嘛。”(帕洛斯手指指向脖子示意卡米尔的围巾)

 4.(卡米尔抬头,目光看向帕洛斯) 

5.(卡米尔目光落下地面,表情冷淡)

 6.“你没必要知道。”(全屏黑色只有一句话)

 7.(一张幼卡小时候被虐待,身上上都是疤痕的色调和上面图不一样有些虚的回忆图)

 8.“你这样明显遮掩,不知道也会知道呀,小军师。”(帕洛斯笑意更深,伸手探向对方围巾,让脖子上的疤痕露出一点) 

9.(帕洛斯洗澡时候冲洗身上,然后露出了被掩盖掉的疤痕,颜色为回忆的虚图。) 

10.“不想让人知道的东西,还是大胆露出来,才不会让人怀疑,不是吗”(一张摊开手的帕洛斯,复制粘贴一下,然后在身后做个透明满身伤疤的淡影子)

一个脑洞。
第一季结束时候丹尼尔说,失败者会作为凹凸大赛的一部分,然后莱娜变成了元力之种。如果元力之种就是元力的来源,然后根据这个写了流焱的人设。有参考社长的设定!!
然后凝晶的还没有完成。
流焱人设禁抱。

然后还脑了一下现任参赛者作为原力技能

雷狮的话,就是一头可以呼唤雷电的狮子,被元力弱的人拿到会被反噬撕咬,只有拥有强力元力的人才能使用。

卡米尔的话,是辅助系,呈现形式是一枚羽毛耳钉,可以分析敌人的能力,但如若使用者自身实力很弱就算能分析也没有用。

鬼狐天冲是可以根据使用者能力的大小蛊惑敌人的心智,如果能力弱小可能还是没有什么卵用。呈现形式是狐耳狐尾。

其他待定。

帕右cp群群宣

一个帕右的cp同好群,希望来更多的太太来开车吸帕!!谢谢!! 欢迎加入帕洛斯老公们的聚集地,群号码:674315347
占tag抱歉!!

玩偶与梦魔

一个梗,可用于任何安迷修相关cp。私心稍微打上了cptag
一个私设的童话paro安。
梦魔与玩偶
起初是一个小小的玩偶被一个小女孩的父亲送到小女孩手中,在小女孩的愿望中诞生了灵魂,成为了梦境的骑士。而后作为玩偶更换过多位主人,战胜了无数梦魔。

将我放在身边入睡的话,我会守护住您甜美梦境不被梦魔侵袭,这是在下身为梦境骑士的职责。

如果依然要保持凹凸大赛设定的话就是,我并不是安迷修本人,只是一个以安迷修为原型的玩偶。身为玩偶,大赛前几带来的噩梦,我都可以一并去除。只要您信任我,在您的梦境里,我是无敌的。

大体上的话,会比原设安迷修更加喜欢小孩子和女性,玩偶的骑士道就并不是帮助弱者,仅仅只是守护自己小主人的梦境不被梦魔侵扰。美梦是属于小孩子本身的,噩梦是外界因素带来,梦境骑士并没有创造梦境的能力,它能做到的仅仅是,在您的梦境里,将那些坏的因素,全部抹除。

其实主人是喜欢玩偶的大老爷们安迷修也会一并守护。这是他的职责,但本身会更喜欢小孩子和女性,因为他们的梦境或者是更单纯或是更甜美。




#这部分是安雷,安艾请向下划。


然后安雷的话就是,并不信仰童话的小孩,与作为童话真实存在的玩偶之间的故事了。

“我并不相信童话,那些只是骗小孩的东西吧”

“我是真实存在的,雷狮。”

“我做出什么样的梦境,是我自己所想。我从来不是害怕那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人,又怎么会拥有噩梦。”

“会的,你会有恐惧的东西,我的小主人。我看的一清二楚。”





#安艾部分


安艾的话就更甜了吧!!!!沉迷童话的小姑娘,和童话具象化的存在。

“小、小主人,这么抛来抛去的话掉在地上会脏的,我可不想脏破的与梦魔战斗。”

“诶——什么,身为我的玩偶你居然不信任我吗!”

“额、咳,我是不会对您撒谎的。”

“等一下?!你这个意思分明就是不信任我吧!”

我尽力了,开的稍微有点不满意(...)
但是却开车开的很兴奋(...)
地址走评论。